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明确提出要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战略举措的效果是惊人的,甚至是震撼的。一方面,中国靠着中国特色社会主制度实现了经济的迅速崛起。但另一方面,也迅速资本化了,资本开始成为经济乃至社会的主导力量,中国的改革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整体上而言,当前的中国政府对于很多行业开放,已经是一个资本化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甚至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尤其是当年提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无非是个文字游戏,甚至是挂羊头卖狗肉,不过是为搞资本主义那一套找借口罢了。我认为这样的认知是大错特错的。中国执意要在市场经济的前面加一个社会主义的限定语,肯定是有实际意义的。

从文化历史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础,是依据当年清末张之洞们“中学为体西为用”的翻版,要不然,为什么要加入社会主义这个定语,东方文明远比欧洲文明悠久,就拿所谓的“希腊文明”算起,相对中国来说,也是非常晚的,不要说后来的基督教,更不要说再后来的所谓“现代文明”了。即便是,“社会主义”概念的构思是马克思在欧洲构思而成,尽管直接产生在欧洲,但却是包括中国文化历史因素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孔子提出的“大同”是中国古代对理想社会的一种称谓,而这一理论基础是相当于西方的“乌托邦”,而大同思想,也就是中国的乌托邦思想。大体相似,而略有不同,社会主义能在中国推广开来,原因就在其中所包含的中国元素,而这一基础,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提出奠定了基础,虽然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些词语都是外来语,是没有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在里面的,但是通过去深入研究、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概念,不难发现,是包含了中国历史与文化在里面的,实质上就是运用中国文化去限制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防止资本主义化,实现“和谐社会”。

从现代社会角度来看,对于市场经济的制度来说,效率是排第一位的,但是从而就引发了一个问题,对于某些特定商品,就拿日常出行的交通工具来说,高铁、地铁这样的公共交通设施,资本家对于高铁的需求一定比穷人小,自己的可替代交通工具很多,毕竟资本家还能坐头等舱,直升飞机,汽车,私人游艇等,但是对于劳动者来说,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是无法众筹造出高铁的,资本家也不愿意出钱造高铁,因为对自己用处不是很大,劳动者想乘坐高铁,但是出于经济问题原因,并没有太多资本去承受高铁的成本。这个时候,中国社会主市场经济的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政府通过法律手段,来调控市场,虽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在参与,但是在政府的主导下,能很大程度的保障人权,保证公平,保障每个国民应有的权利,尤其从高铁票价这方面就能看得出来,宁可亏损,也要让广大人民群众乘坐的起列车。

从实施的结果来看,改革开放以来,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个经济增长速度来说,无疑证明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确性与高效性。不单单瞩目于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发展,但是我们也要看出同市场经济一样它也很不完美。对于一些典型的资本市场,比如股票市场,监管机构瞎干预,并没有完全按照相关法律条例实施监管,这也是中国政府目前做的不完美的地方,中国A股市场,个人投资者过多,上市公司披露信息不对等,个人投资者明显出于劣势状态,再加之监管层监管不力,导致内幕交易频发,个人投资者损失惨重,甚至对于“獐子岛,康美药业,康得新”这样的企业,虚假披露,掩饰业绩,但由于证券法法律条例未及时跟进,导致犯罪成本过低(罚款过低),甚至有点鼓励犯罪的意味在里面。再比如前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任期间,滥用职权,多次在公开场合鼓励大家持有股票,要让股民对中国资本市场有信心,左右资本市场,但是对于一个资本市场的监管机构来说,你不能既当裁判员,也当主导者。刘在任期间,是中国股市最为动荡的几年,千股跌停,千股涨停这种奇葩一样的现象真可谓大开眼界,甚至完全不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来实施监管,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施过程中,不太完美的地方。

综上所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它既继承和发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精髓和思想方法,又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和时代特征进行了一系列理论创新,既借鉴西方主流经济学指导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中的合理方法和手段,又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牢牢守住社会主义的本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中国独有的,诞生于中国、服务于中国、发展于中国,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撑和科学指导。